此刻的秋湛,甚至还不知道武协已经大败的事情,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这场战斗中,剩下的最后一位反抗者!

余光看到远处走来的高酋等人,杨天才心中一凛。

旋即,他勾了勾嘴角,笑吟吟的对秋湛道:“嘿嘿,老头儿,今天天才哥过瘾,就给你一个投降的机会吧,要是你认输的话,我也就不欺负你了!”

“认输?”秋湛冷笑:“呵呵,老夫这辈子不曾认输!”

他为了武协征战一生,不管是面对什么样的敌人,也不管是面对什么样的形势,却从不曾摇尾乞怜过,更遑论是认输了。

见他一副宁死不从的模样,杨天才倒也不太在意,自顾自的说了句。

“说的比唱得好听,天才哥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硬气!”

话音刚落,他周身气势在度爆涨,整个人变得锋芒毕露起来。

秋湛眼皮一跳,知道接下来的局面,对自己是大大不利!

就在秋湛危机感大增的同时,高酋等人也和宋灵儿汇合。

看了眼站在他身旁的两位陌生人,宋灵儿有些茫然:“这两位是……”

见状,秦震寰连忙开始为双方介绍了起来。

清纯校花户外郊游气质街拍甜美动人

“哦,这二位乃是武协分坛的坛主,黄阳明和殷夫人。”

“黄兄,殷夫人,这位那是肖盟主的大徒弟宋灵儿。 ”

他们也是头一次见面,此时皆是微笑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见这黄殷二人跟随这秦震寰等人而来。宋灵儿心里是立刻知道了边陲那边发生的事情,旋即会心一笑。

看着面前那深不可测的少女,黄阳明感慨道:“肖盟主仅有如此天赋出众的徒弟,还真是令我等汗颜啊!”

宋灵儿展颜一笑,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呵呵,黄坛主谬赞了,只能说是名师出高徒。”

“的确是名师高徒!”

深深的看了宋灵儿一眼,殷夫人深以为然的点头。

肖舜那是能够和香江三阁老对拼而不落下风的存在,实力端的是深不可测,能够**一个出类拔萃的徒弟,却也是情理之中。

双方这边正在可套着,却听他头上传来一声惨叫。

旋即,就看到那秋湛如同炮弹一般,重重的砸在了办事处大门口不远处的空气上。

“嘿嘿,老头儿给了你机会,你自己不知道珍惜!”

一声轻笑响起,杨天才的身形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黄阳明和殷夫人是第一次见到他,瞬间便被天才哥的实力给惊的骇然不已。

此人看着不过二三十岁的模样,但是却能够将秋湛这样的老牌强者给击败,端的是恐怖无比啊!

最关键的是,这样一个强悍的存在,却一直都不曾被他们所获悉,此番得见也是不得不感叹一声武协的藏龙卧虎。

高酋笑道:“呵呵,这位乃是肖盟主的二徒弟,杨天才!”

一听此人是肖舜的徒弟,他们也立马就释然,毕竟有宋灵儿这样的“前车之鉴”在,其余的事情倒也显得不那么惊世骇俗了。

突然,一声惊呼从秋湛嘴里蹦了出来。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他一动不动的看着不远处的黄阳明和殷夫人脸上,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黄阳明无奈的摇了摇头:“秋坛主,大势已去啊!”

“大势已去?”

喃喃的说着,秋湛突然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不可能,这根本就不可能!”

见状,殷夫人向前走了一步,目光坦然的看着秋湛。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今夜这一战,我本就不曾看好,但你却顾白衣两人却一意孤行,最终导致武协全线崩溃,即便是那总坛而来的五位长老也就击退,你是唯一奋战到最后的人!”

听到这里,秋湛突然一愣。

我是战斗到最后一刻的人?

他真的不敢相信,到头来自己竟然会是武协最后的尊严所在!

今夜的他,的确算得上是武协的遮羞布了。

而主导这场战争的顾白衣,是第一次离开战场的人,与他的有始有终比起来,真的是差得远了啊!

秋湛咆哮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秦震寰摆手:“没有为什么,战争本来就有胜负之分,你武协虽率重兵而来,但最终却在我等齐心协力之下功亏一篑,秋坛主,眼下摆在你面前的选择就只有一个,望你好自为之!”

“你们想让我投降?”

一动不动的看着不远处众人,秋湛的脸色显得有些玩味。

高酋纠正道:“并不是让你投降,不够是想让你给自己一个正确的选择而已。”

“正确的选择?” 秋湛仰天大笑:“哈哈,老夫加入武协三十余载,期间淌过血流出汗,为组织立下汗马功劳,也收获了莫大的好处,我与武协之间本就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今夜你们竟然还让我背叛这个一直以来守护的组织?”

听罢,高酋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竟然隐隐看到了自己当初的影子,旋即他淡淡的说着。

“秋坛主,曾经我也跟你拥有一样的想法,但是后来却还是毅然决然的加入了武盟,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

话落,秋湛恨恨的瞪了高酋一眼:“因为你贪生怕死!”

高酋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苦口婆心道。

“我并不是贪生怕死,而是不想在助纣为虐下去了,这些年武协是个什么样子,你身为坛主应该比我知晓的多,为什么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却能够被一个新兴势力给打击成这个样子?”

这番话,让秋湛是无言以对。

一个雄踞华夏百余年的超然实力,最后竟然会被一个兴建不住一年的新兴团伙给打的落花流水,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值得思量的问题。

以前秋湛等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在,但是他们却根本没有细想下去,倒不是他们理解能力不行,而是因为实在是不敢在继续想了,毕竟到最后得到的结果,会是那样的令人无法回避。

见他沉默良久,黄阳明也是出言提醒道:“秋坛主,到了这个时候了,你难道还没有醒悟过来吗,武协的根本问题,绝不在你们这帮人的身上,而是在总坛主身上啊!”

“若不是总坛主之前有意将武协划分四个区域让我等各自为战,甚至是为了利益大打出手的话,武协何止分裂于此?”

“纵然局面恶化,但他却从不曾站出来制止,试问连他这个领导都已经不在乎武协了,我们这些人又凭什么代替他去在乎呢?”

xiazaitxt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