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 那挂有红纱的贝壳虽然看起来距离他们很近,但是没想到走了几乎大半个时辰才走到其位置。

只是他们还没站稳脚,就发现那硕大的贝壳缓缓打开了。

苏玖目光似有利刃闪过,知道这贝壳中的人怕是早已察觉到他们的到来而有所准备了。

从贝壳中走出来的人是个看起来儒雅中正的中年大叔,到并不像是穷凶极恶之人。也很难让人联想到有人的失踪会和他有关系。

中年男子面容可以说是她目前见过所有鲛人中最好的一个,气质温润,五官精致,身上一席水蓝色长衫,有海风吹过其衣衫随风荡起。如同一个画卷之中走出来的神仙人物。

好在苏玖自小从冰隐峰长大,光是看师叔那张脸,都能产生抗体,何况是一只颜色还不如师叔的鲛人。

但中年男子在看到苏玖的一瞬间,眼中却有惊艳之色一闪而过。

他轻轻整了整衣领,看向苏玖的目光格外温和“鲛某不知有贵客来访,不知几位所为何事?”

云环翎抿唇,对苏玖传音道“他身上的灵气好生浓郁,修为怕是远在我们之上,我建议最好还是见机行事,硬取并不明智。”

苏玖心里其实也是这般想的,她感觉这个村子奇怪极了,不是一点修为都没有的鲛人村民,便是这种修为奇高的鲛人族长,甚至连她也看不清面前鲛人的修为和真身。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族长目前来看并没有和他们动手的意思。

丸子头萌妹的不同面吸睛

云朝也传音入密道“现在仔细想来那女鲛人也没直接说是村长抓了他们,不如先趁机打探一二,或许有什么隐情也说不定。”

苏玖心里细细思索了一番,暂时并没有提到墨琦和乔子容,而是转问那个村长。

只见她神色淡淡道“其实我们并非这里的人,船在海里行驶,突然遇到了一场海上风暴,然后便似乎被一只大鱼给吞噬了。醒来之后便落到了这里。”

“可以问一下,这里和那只大鱼有什么关系么?”

中年男子微微诧异,不过这件事几乎是所有鲛人都知晓的,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直说道“这里是吞天世界,吞掉你们的巨鲸就叫吞天,他的鱼腹内有乾坤自成一个世界,所以,欢迎你们来到我们的世界。”

这一刻,苏玖彻底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心也跟着沉寂了下去,将原来不确定的猜测部变成了确定。

吞天,上古神兽,腹内自有乾坤。但因为进去之人再也没有出来过,所以谁都不知道其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吞天乃是鲲的分支之一,其血脉甚至不比凤凰要差。

一个小小的沧境界没想到居然还藏了第二只神兽,这方天道倒是有点意思。

苏玖又问道“不知道如何回到原来的世界?”

中年男子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回不去的。”

“不过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听以前来的人类说,我们这里的灵气似乎比你们所处的那一片世界的灵气要浓郁许多,甚至进阶还不用经历雷劫,没有天道的管制,无拘无束,这样不好吗?”

这句话明显已经带了几分引诱。

三个人则直接被惊住了,什么叫进阶不需要经历雷劫,什么叫没有天道管制。

这些字分开来看,他们都懂,但是合在一起听上去怎会如此匪夷所思。

最让苏玖心凉的还是他说的第一句“回不去了!”

苏玖抿了抿唇,突然识海中的半开的花苞动了一下,在她识海荡起了层层涟漪。

她的神思瞬间清明了几分,一个对人类可能心怀恶意的鲛人的话怎么能信,刚才她似乎是被蛊惑了?

苏玖大惊,对那鲛人瞬间升起了浓浓的戒备,同时给云朝和云环翎传音,命其守住心神,“他说的话都不要信。”

“鲛人的能力之一,以音蛊惑。”

传说中鲛人经常会伏在岩石上在夜里高歌,蛊惑心神不定之人自觉走到它面前,最后都成了它嘴里的食物。

鲛人的这种能力是直接透过神识逐渐侵入,让人无知无觉中便信任眼前的鲛人所说的话。仔细想来它们若能这般蛊惑心志不够强硬的敌人,几乎可以做到兵不刃血使其内部反目成仇,也着实可怕了。

想来人家是不屑于用武力值使他们屈服吧。

此时,云朝和云环翎也反应了过来,顿时冷汗涔涔,不过三人都是懂得遮掩之人,虽然心生戒备,但是面上依然没什么太多的情绪。

甚至,云环翎还非常配合的说道“真的么?这里可以直接飞升?不用经过天劫?”他的脸上满是憧憬。

苏玖强忍住抽动嘴角的动作,将目光瞥向一边,你演的有点假啊。

鲛人却是信了云环翎的话,只见他动作微顿,轻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暗道,这些修士还真是会异想天开,不经天劫便想飞升?飞升极乐世界倒是可以成他们。

不过,那鲛人想来也是做戏无数,哄骗过很多修士的老手了,他的态度温和认真,声音潺潺,温润而又平和,让人感觉安心的同时,又不自觉想要倾听“自是真的,只要你们在这里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假以时日便可挣脱桎梏飞升仙界。”

苏玖和云朝都非擅长捧场做戏之人,这个时候果然还是要看他云环翎表演。

云环翎似在自言自语道“那我们完可以留在这里,直至飞升成仙,反正我们修炼的目的也不过就是为了飞升,从哪里飞升不是飞升。”

鲛人村长浅笑着道“还是这位小兄弟想的通透。”

但苏玖却知道,飞升哪里会是那般容易的。这世界连天道都不存在,谁会给你接引上界,还不如做梦来的现实一点。

鲛人村长对于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一定自信的,丝毫没有想过三人完没有受他的蛊惑,摸了摸下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说道“说来惭愧,我虽然存活至今,但一直孤身一人,近几日突然遇到了一个合得来的女子,便想同其一同结为道侣。”

“虽说人鲛有别,怎奈我们也是真心相爱的,她在这世上已经没什么亲人了,而你们又正好和她都身为人类,如果你们能出席,我想她应该会很高兴。不知几位小道友可否留下来喝一杯喜酒。”

苏玖嘴角微勾,清冷的说道“那便叨扰了。”

在那鲛人村长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有个仆人装扮的鲛人面色匆匆来寻他,用鲛人特有的语言说了些什么。鲛人村长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随即又意识到自己的旁边还有人,才强将面色扭曲回来,只是说出的话,依然不见了之前的温和,他言明自己还有要事在身,而且不可在村子里乱走,便匆匆离开了。

云环翎看着那鲛人村长转身离开了,忍不住低声说道“还真是踏破铁鞋无匿处,这鲛人竟然自动送上门来了,看来这新娘必是墨琦无疑了。”也省的他们亲自去问了,想来那鲛人也根本没想过他们会和乔子容墨琦是认识的。

苏玖无语的扫了他一眼道“你就没想过墨琦成了新娘,乔子容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么?”

最新网址:.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