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八十分钟,现在比分还是1:1平……”

天空电视台的解说员马修·考克斯按照惯例在比赛的整数时间时口播了一下比分和时间。

在胡莱帮助利兹城扳平比分之后,双方展开对攻,都有一些机会,但谁也没能把握住,比分还是1:1平。

考虑到这场比赛的特殊性,考克斯继续说:“但是观众朋友们,这场比赛的最后十分钟说不定反而是高潮,请大家睁大眼睛看着……来自兰开夏郡和西约克郡两支球队的交锋!”

被他猜中了。

就在他这番话刚刚说完,兰开夏伯利的中场球员就在利兹城的禁区完成了一脚高质量的射门。

而同样,利兹城的门将米凯·范德文也做出了一次高质量的扑救。

身高一米八九的范德文纵身一跃,单拳把足球击出底线!

“漂亮,范德文!”考克斯大声赞扬道。

范德文扑出对方射门之后从地上滚身而起,然后用力拍着巴掌大喊:“别让他们那么轻易射门!往外推!”

伯利的角球很快开出,又是范德文,他抢在双方球员之前,果断出击,高高跃起,轻舒猿臂,将空中的足球直接摘下来。

落地之后他没有等待所有球员都就位便甩手把足球抛向前面,给了高速前插的查理·波特。

漂亮女生俏皮可爱园游会

波特追上后带球杀上去。

“利兹城的快速反击!速度好快!”

波特带球在奔跑,所有的利兹城球员,除了门将范德文之外,都一样在奋力往前跑,哪怕是中后卫也不例外。

胡莱也在其中。他速度不快,但他抢跑,也勉强跟上了节奏。

这就是东尼·克拉克要求利兹城球员在打反击时必须做到的。

要不然为什么他的战术强调跑动和体能呢,没体能做基础,这样的全队冲刺就根本实现不了。

伯利的球员们迅速回防,有人扑向带球的波特,有人回收禁区。

波特没有减速缓一缓,而是遵照主教练在赛前的战术要求,遇到这种情况就立刻将足球横传给上来接应自己的皮特·威廉姆斯。

后者再同样迅速转身把足球传到另外一边空当——这个空当在他接球之前就看好了。

东尼·克拉克要求所有球员在反击的时候必须把速度提起来,转移球要快,不要“一看二慢三通过”。

为了提升速度,所有球员在接球之前都必须要先提前观察好周遭的情况,并且在脑子里先做出选择,决定是直接带球突破,还是停球转身,或者是把足球传出去。

在反击中,速度就是一切。他不允许有球员把全队的速度降下来。

转移到左边路的时候,边后卫奎恩已经杀了上来。

身高一米八八的法雷克·奎恩虽然拥有打中后卫的身材,但他的速度却非常快,既有远射重炮轰门的本事,也能够送出精准传中,让他打中后卫显然是屈才了。所以他只在很小的时候打过中后卫,当他的速度和传中优势体现出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到过中后卫这个位置上。

奎恩在左边路接球的同时把足球用力往前趟,用速度强行超车伯利球员之后,起脚传中。

他找的是已经杀到禁区里的队长洛伦佐。

高中锋洛伦佐在冲刺的过程中高高跃起,借着这股势头力压伯利的中后卫,然后顶中头球,一记冲顶!

足球高出了横梁……

“洛伦佐!!啊呀!他错过了一次绝好的机会!利兹城的这次反击非常有威胁,伯利逃过一劫!”

伴随着考克斯的大喊声,看台上的兰开夏伯利的球迷们也发出了一阵惊呼。

不过球队并没有因为利兹城的这次进攻就被吓到,当轮到他们进攻的时候,他们依然继续向利兹城的球门发起猛烈攻势。

大有一种“和丫死磕”的气势。

还是那个原因——这是他们的主场,对手是西约克郡的球队。在疯狂的球迷们面前,他们必须要赢。

他们又A了上去。

然后进攻同样是以把足球射出底线而告终。

接着伯利的球员迅速回防,不给利兹城打反击的机会。

利兹城见没有机会打反击,便层层推进,稳步压上。

※※※

电视机前的谢兰瞥了一眼屏幕左上方的比赛时间。

全场比赛踢了八十四分钟。

其实在儿子打进一个球之后,她对比赛已经没什么期待了。客场能拿个一分也好。

可是在听了丈夫的分析之后,既然双方打得这么开放,她自然也就有了一些原本没有的期待。

这么打下去……我儿子是不是还能再偷一个?

这个想法被她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怕被丈夫笑话自己贪心不足蛇吞象。

她就这么盯着电视机屏幕上正在进行的比赛看。

利兹城攻了上去。

她的儿子胡莱正在跑位,从最前面回撤接应队友。

队友把足球传给了他,但他又直接回传给了那个威廉姆斯。

“威廉姆斯拿球……”电视机里解说员贺峰说道。

谢兰的视线还是死死盯着自己的儿子。

她看到胡莱在传完球之后没有马上就跑,而是在转过身去之后,还扭头看着身后的情况。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

于是她身体稍稍前倾,嘴巴微张,眼睛逐渐瞪大。

在她的注视中,她的儿子,连续两次回头观察,然后突然斜线插进了禁区的右肋!

※※※

在胡莱两次回头的过程中,威廉姆斯已经和自己的队友又完成了一次互相传球。

当足球再次被传回威廉姆斯脚下的时候,胡莱完成第二次回头,看到这一幕,他收回视线义无反顾地冲向禁区里。

皮特·威廉姆斯低着头在看着足球传向自己,做好接球的准备。

他的右腿向后摆,拉开接球空间。

可是当足球滚到他跟前时,他的右脚却没有把足球停下来,而是直接将来球搓起,传出了一个过顶球,直奔禁区里。

他把足球传向了斜线跑位的胡莱!

“过顶球!”

威廉·巴顿横切过来,冲向胡莱。

胡莱第三次回头,看向从后方飞来的足球。

接着开始调整步伐,抡起右脚。

巴顿整个人都撞过来,以他的力量优势,哪怕并不需要太用力,在高速奔跑中也足够让胡莱失去平衡。

而且还不犯规。

一次合理冲撞而已。

“胡莱有机会!”

“威廉姆斯把球传给了……胡!胡——!”

中英双方解说员同时高呼起来。

巴顿撞上了胡莱。

胡莱的身体向右侧歪去,可同时他的右脚也抡起来踢中了下坠的足球。

这一切几乎是在同时发生的。

电光火石之间,接触完成,接触脱离。

胡莱被巴顿撞得横着歪倒下去,两个人的身体脱离接触。

他的右脚脚尖和足球脱离接触,足球被他抽向球门的后角!

胡莱加入利兹城之后一直苦练的核心力量在这一刻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的腰腹力量让他在空中尽量维持住了身体的平衡,没有在他射门之前就被撞开。

同时他的大腿肌肉的力量也让他在一个相对勉强的情况下射出去的球,速度和力量都有保证。

足球刁钻的飞向球门后角,伯利的门将倒地侧扑,手从上往下挥,虽然蹭到了足球,却还是被足球冲开一条路!

电视机前的谢兰看到这一幕眼睛都快瞪得从眼眶中跳出来了,她的屁股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悬空。

在她眼中,比赛直播似乎变成了一部电影,在最关键的时刻子弹时间出现。她可以清楚地看到足球在草皮上滚过一圈的花纹变化,看到伯利门将手套被冲开之后的晃动波纹,甚至……看到门前草皮被碾过之后的摇曳。

但这种感觉仅仅只是一瞬,刹那间就又恢复正常。

她看到足球越过那条白色的线,撞在白色的球网上。

“胡莱——!!好球——!!梅开二度!!!”

“呀!!!”谢兰彻底忘记了她妈妈还在里屋睡觉,这个时候已经是快凌晨一点钟,忘情地尖叫起来,整个人也从沙发上弹射出去,一跃而起挥舞手臂。

※※※

“HUUUUUUUUUUUUUU!!多么漂亮的进球啊!不停球凌空抽射!打的如此刁钻!这是他在自己个人的第二场英超联赛中,他就独中两元!神奇!太神奇了!高效!太高效了!”

考克斯在后方演播室里双手抱头,瞪大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电视机屏幕。

“我见过不少新援在加盟球队之后的头几场比赛,有些天才在他们上场之后的第一次触球就能够展现出他们的天赋,让所有人都觉得俱乐部的钱没有白花……但老实说,我很少看到胡这样的新人……我知道他在中国是一个很高效的射手,但我想包括我在内,一定有很多人心想中国联赛和我们英超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他能够在中国联赛里取得那么多进球,并不代表他在英超也行……然后这小伙子就给了我们狠狠一记耳光!两场比赛全部替补出场,三个进球……我的天啊!”

考克斯到最后都无语了,只能惊呼。

坐在沙发上的大卫·米勒呆呆地望着屏幕,沉默不语。

他的大儿子、妻子和女儿也都和他差不多一个表情。

只有他的小儿子马修·米勒在电视机前欢呼:“我说过他与众不同的!我说过!”

※※※

比赛现场,客队教练席前,利兹城主教练东尼·克拉克转头对兰迪尔说:“见鬼!早知道我应该给他说进十个球再请他吃饭的!”

他在咒骂,但却满面春风。

萨姆·兰迪尔没有回答他,因为被吓到了,说不出话来。

球场上,被威廉·巴顿撞翻在地的胡莱起身后,先确认足球是不是真的进了门,然后再向巴顿摊了摊手,在他身边高举双臂示意自己没有多余手上动作的巴顿看起来就像是在给他举手投降……

摊手后胡莱转身跑向角旗区。

腾飞视频的解说员沈浪拖长声音吟唱起来:“来啦——来啦——胡莱的庆祝动作又来啦!英超会习惯这一幕的!这是我们中国球员胡莱的亮相!”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