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很听话,乖乖的将双手高高的举起。

肚子不饿,心中不慌。

身上有的是力气,短暂的投降只是为了不挨打,不挨打是为了能更好的打人。

项羽虽然直面跟汉军交战的次数不多。

但是后面高举的弓箭他也是看见了,这个时候还不乖乖的听话举手,那就只能等着去吃箭矢了。

如此,他还玩个屁啊?

‘砰……砰……砰……’

三面盾牌狠狠的砸在项羽的身上,三人将他牢牢的推在正中央长枪就在他们身后不足半米的位置,只要项羽有异动,他们可以立即用长枪去刺他的脑袋。

而大戟也在另一侧,直接挂在了项羽的手腕上,最大限度的限制了他的活动空间和机会。

两人则通过细小的缝隙开始在项羽的身上乱摸着,检查看是否有兵器一类的东西。

然而很快,一人便摸到了项羽腰间的剑鞘。

“这是……”

尤物池弄花

摸到剑鞘的士兵抬头看着项羽,一句话还没说完。

之间项羽突然间笑了起来,两手如同变戏法一样的转动一下便挣脱了大戟的束缚。

几乎瞬间,两只手一手放在一名盾兵的一侧,猛一用力,两人的脑袋瞬间发出剧烈的碰撞声。

甚至以肉眼都可以看到,两人碰撞的地方已经塌陷了下去。

虽然外面看着没有血迹,但这两名盾兵还是下意识的瘫软了下去。

另外一名盾兵还没有反应过来,项羽便半步向前,然后整个身子狠狠的撞在盾牌上面。

第三名盾兵体格不算瘦小,但跟项羽比起来还是小了足足一圈,根本承受不住项羽的这一击。

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退着,却依旧无法抵消盾牌上传来的推力,整个人瞬间四脚朝天的倒在了地上。

但即便如此,他的下场也比那两位同仁要好的多。

而这个时候,其他正在警戒的士兵终于反应了过来。

倒不是他们反应迟钝,而是整个过程只用时不到三秒,几乎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完成了。

项羽顺势拔出腰间的短刃,朝着那名正在拔剑,发现了自己匕首的汉军士兵脖子处划去。

指挥的屯长大吃一惊,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但也仅仅只是一瞬之间,毕竟汉军的军官的继续教育工作不是白做的。

“退后,弓箭!”时间紧,任务重,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给他做出更详细的部署,所以只能用这种简短的口令去布置。

然而项羽既然主动找上门来,又怎会让他们那么容易呢?

向后退的,怎么可能比朝前跑的更快?

顺势弯腰捡起先前那名士兵的短剑,一手短刃一手短剑,如同一只猛虎一般的朝着对方扑了过去。

而此刻的汉军士兵则稍显混乱。

严格意义来说,这些人并不是精锐。

真正的精锐,都在主力,而留下来的,只能算是有一定经验的,在加一部分新兵。

项羽左闪右挡,瞅准了机会便朝着对面的汉军来上一击。

时不时的就有汉军士兵受伤倒地,伤口处冒出的鲜血很快便染红了地面。

而项羽也没比他们好到哪去。

哪怕身手再高,他所面对的也是一屯人。

短兵器虽然近战有优势,但却也手短。

一屯人,十个伍,足足二十杆长兵器。

项羽能够阻挡两三杆,躲过去七八杆,那剩下的几杆呢?

纵使项羽尽可能的去躲避,不让对方伤害到自己的要害部位。

可此时的项羽,身上也早已是一片腥红。

电影中那种一圈长兵器把人架着,在抛起来,还接着继续抛,然后被对面反杀的**剧情,在这里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而战场上也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说刺出去的每一枪都命中要害,但至少他们瞄准的也是你的身体。

就算有描边大师,那也是因为敌人突然的躲闪,让自己没有击中。

但还是那句话,二十杆长兵器呢,你又能躲过去多少?

功夫再好,也怕菜刀!

双拳难敌四手,这些话并不只是说说而已的。

也就刚开始偷袭的那一刻,项羽占了一些便宜罢了。

随着屯长的指挥,优势渐渐的又回到了汉军这边,毕竟人多,毕竟力量大。

当发现无法退到足够释放弓箭的位置的时候,屯长便下令近战。

而面对项羽的近战,又主要是长枪兵和戟兵的任务,短剑兵最多就是在背后补个刀而已。

短短几息之间的功夫,围攻的汉军士兵倒下了七八个人。

而项羽也同样的满身是血,身上甚至有三四个伤口正在咕噜咕噜的往外冒血,那些表面的伤口就更多了。

然而项羽还在坚持着。

但有些时候,有些坚持是无用的。

力量会随着血液的流失而加速流失,动作越大,流的血就越多。

项羽已经开始重重的喘起了粗气,感觉到自己的双臂似乎越来越沉重。

每一次都需要用更多的力量才能举起来。

而现在,想要再像刚才那样对敌军进行杀伤,对于项羽来说已经很难了。

人体内损失百分之三十的血液就会陷入休克,而百分之三十用数据来表现的话,就是动脉破裂的情况下,最长两分钟以内,这人必定休克。

而项羽此刻皮肤外表的伤口,不说四五十道,起码也有二十道以上。

两只粗的洞,就有四个。

其中两个直到现在都在咕咚咕咚的往外冒着大量的鲜血。

而距离这四个洞口出现到现在,不说一分钟,差不多也有四十秒了。

项羽能够坚持到现在还没有昏迷,已经足以证明他的意志力有多坚定。

然而人注定是逃不过生理机制的。

项羽轻轻的晃动着脑袋,外部看来是轻轻的在晃动,但在项羽的意识里,他晃动的幅度很大。

眼前的人,已经出现了重影,还不是一两个,模糊一片。

抬手,挥剑。

剑未到,戟先到,锋利的戟援下刃,与项羽的手相对而来,在力的作用下,轻易的将他的手腕割断。

断手紧紧的握着短剑,一同跌落在地上。

短剑兵也瞅准了机会,一拥而上,在项羽的身上各个部位疯狂的砍刺着。

而此刻的项羽,如同刀尖上的舞者一般,肌肤破裂,所牵动的神经系统,控制着他跳着人生谁都不愿意跳的舞。

渐渐的,项羽失去了最后的意识,只是被长枪大戟顶着,强行站立着……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