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 .,热门免费!

方川握剑在手,人就如同剑一样锐利。

剑不是好剑。

但,剑能斩一切障碍。

“你想凭这一口宝器级的剑,斩杀谛听吗,你想多了,谛听的皮是地府最坚韧的。”

钟馗笑着道。

但,他希望方川动手。

“年轻人,你不听我劝阻,那就将付出沉重的代价!”谛听的声音已经带着一丝怒意。

方川却看了一眼钟馗,冷然道:“我第一剑就要斩你!”

“嗯?”钟馗脸色一变。

嗡——

方川出手了。

粉嫩郭南汐的纯净气息

身影就如同光一样,片刻就到了钟馗的身前,锐利的剑气笼罩在了钟馗的身上。

“不好!”

钟馗早有防备,但,方川的剑太快了,他力以赴,都来不及了。

嗡!

剑芒一闪。

天地法则在剑身当中回荡。

方川的剑,已经刺在了钟馗的身上。

噗——

强大的剑气,让钟馗顿时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周围猛烈爆炸,空间裂缝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这一刻,钟馗仿佛看到自己死在了方川的剑下。

这一剑,他根本无法抵挡。

他修炼数千年,也抵不过这一剑!

当——

但下一刻,一道流光出现在了方川的身前,是一道锋利的刀芒。

方川手腕一抖,剑再一次出动。

刀芒碎裂。

但是,他人已经退后。

轰隆!

那浮空小岛被震碎了一个角落,满天都是飞扬的灰尘,钟馗伤上加伤,摔在了小岛之上。

谛听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看着方川道:“你很强,可惜,你还是杀不死我。”

“是吗?”方川淡然道:“现在呢?”

嗡咛一声,金光从他的身上绽放出来,功德金光笼罩在了他的长剑之上。

剑芒显得恢弘大气。

谛听眼中露出了警惕。

他以敏锐的本能,感觉到了危机。

他的防御很强,可是,当方川的长剑笼罩着功德金光的时候,他坚韧的皮就如同纸一样脆。

“你究竟是什么人?”钟馗怒道。

“我只要世界源泉。”方川看着谛听,淡然说道。

“不行。”谛听摇了摇头:“就算如此,你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你一次出手不能杀了我们两个,你就必然会被我杀。”

谛听非常有信心。

他毕竟是半步分神境的巅峰强者,而且,是洪荒异兽。

他拥有强大的天赋技能。

“不错。”

方川点了点头,道:“我不能一击将你们两人制服,我就会陷入危机,因为你很强。”

他摇了摇头,又道:“但是,我有把握将你们两人同时击杀!”

他说着,眼神一凛。

嗡!

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了硫磺的气息,然后,一个炽热的火炉,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嗡嗡嗡——

庞大的火能量,涌动在了他的身,那高达数万度的火焰,如同长龙一样,缠绕在了他的长剑之上。

轰!

那一刻,他的气势再一次暴涨。

他眼中已经充满了不耐烦。

千年宿命的力量就要消失了,他不得不动手。

嗒嗒嗒——

而这一刻,谛听后退了,眼中露出了惊恐。

他是洪荒异兽,有着强大的感知能力,面对死亡的威胁,他一样会害怕。

他看着方川道:“没想到,你一个凡人,竟然拥有不属于你的力量,我跟你交手,我有三成胜算。”

“三成?”

方川摇了摇头,冷然道:“你想多了,不到一成!”

他顿了一下:“让开,或者死!”

杀气汹涌。

钟馗都打了一个寒颤,眼中露出了后悔之色。

如果他之前知道方川如此厉害,必然不会无休止的激怒他。

此刻,他的性命已经不是他的了。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世界源泉,一咬牙,道:“谛听,加上我的秘术,你有五成胜算,我只求你,在我濒死的时候,将我扔到世界源泉旁,让我复活!”

谛听看了一眼钟馗,沉思了片刻,叹道:“你想好了?”

“想好了。”钟馗已经站起来,身体早已经在方川三击之下

不堪重负,但他还是站起来了。

他手中的钟馗剑闪烁着黄色的光芒。

他笑道:“我知道,跟他一战,我死的概率很高,但是,不跟他一战,就这样放弃这个世界吗?”

谛听沉默。

方川淡淡一笑,道:“来吧。”

嗡——

话音才落下,方川就已经出手了,一瞬间贯穿了过去。

长剑击出。

整个世界仿佛都慢了下来,因为他的速度太快。

功德金光、仙尊炉火围绕着他的长剑,仙级下品的剑术,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璀璨夺目。

“黄泉之道,舍生之道,破碎!”

也是在那一刻,钟馗手中的钟馗剑破碎,化成了一道道光芒,打入了钟馗的体内。

钟馗的身体顿时闪烁着光芒,然后冲向了方川。

他要做的,就是抵挡方川的一剑。

然后,其余的事情交给谛听。

他相信,谛听一定会斩杀方川。

“杀!”

谛听身涌动着光芒,也动了。

嗡——

三股恐怖的力量汇聚在了一起,世界都几乎要崩溃。

砰砰砰……

一瞬间,如同永恒一样长久。

方川剑术爆发,然后如同光芒一样冲到了小岛之上。

他握着剑。

扑腾!

钟馗倒在了岛上,身上一道道裂缝,身上流淌着鲜血,那黄泉一样的光芒破碎。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方川。

他想看方川有没有被谛听刚才那一击杀死。

砰!

谛听那庞大的身躯落在了地上,身上一道触目惊心的剑伤。

他那坚韧的皮,也没有抵挡住方川这一剑。

一瞬间,方川在两个半步分神境的巅峰强者的身前,击出了绝世的仙级剑术。

他的胸口也有一道可见骨的伤口。

胸膛沾满了血。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谛听,又看了一眼钟馗,笑道:“对不起,我最强的不是剑术,是我的肉身!”

嗡——

气疗之术的光芒一闪,那伤口渐渐的愈合。

那可是谛听天赋技能的一斩,哪怕是摩诃大人这样的强者挨了一记,也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愈合。

而他做到了。

“什么?”钟馗眼中充满了绝望,噗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谛听也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们失败了。

这个人太强了,而且,任谁想不到,他的肉身竟然如同仙器一样坚韧。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