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勇侯乐青离开了。

宁姒婳、申九嵩、陈征三者眉宇间则浮现一抹阴霾。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玉京城苏家的力量早已提前动手了!

听乐青刚才的话,和苏奕有关的一些人,已经被玉京城苏家的力量控制,并且让苏奕陷入“众叛亲离”的地步。

这其中的味道,谁能听不出?

显然是苏家利用自己的威势,压迫得和苏奕有关的势力和强者,不得不划清了和苏奕的关系!

“苏家这么做,未免也太阴狠了一些。”

陈征脸色阴沉。

他之前也接到火穹王夏侯凛的传信,说让他斩断和苏奕的关系,否则,将会被玉京城苏家视作仇敌。

如此推断,根本不用想,苏家也是这么对付其他人的!

“还好,他们还没下死手,否则,就不会说只是想借此敲打苏道友一番了。”

宁姒婳沉吟道,“换而言之,和苏道友有关的那些人,如今都应该没有性命之危。”

清纯美女头戴花环噘嘴俏皮美图

“可若是苏公子明天清晨去总督府,苏家哪可能不拿那些人的性命来威胁?”

申九嵩忍不住道。

“这……”

宁姒婳沉默了。

若真发生这样的事情,投鼠忌器之下,苏奕又该如何做?

为保全那些人的性命选择隐忍低头?

亦或者,直接大开杀戒?

宁姒婳忍不住将目光看向苏奕,“道友,你如何看待此事?”

申九嵩和陈征也看了过去。

却见苏奕神色平淡如常,浑看不出一丝焦虑和担忧,显得无比淡定从容。

“若苏家仅仅只是对付我,无论用什么伎俩和手段,我倒不屑于为此动怒,可如今他们却试图拿他人的性命来迫使我低头,这已不是下作,而是触犯了我的底线。”

苏奕深邃的眸一片淡漠,语气随意道,“这一次,不管他们杀人与否,既然选择这么做了,就要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

仅从神态和语气中,根本看不出苏奕是否动怒。

可宁姒婳、申九嵩、陈征心中却莫名泛起一阵寒意。

这是苏奕第一次明确表示,苏家此举,触犯了他的底线!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对苏奕这等人而言,底线被碰触,其后果焉可能不严重了?

苏奕目光看向宁姒婳,道:“宁宫主,我觉得你现在最好回天元学宫一趟。”

宁姒婳登时清醒过来似的,点头道:“道友提醒的对,我这就回去看看。”

说着,已匆匆骑乘青鳞鹰而去。

“云光侯,苏家或许也早已准备了一些足以威胁到你的手段,你可要做好准备。”

苏奕目光看向申九嵩。

申九嵩脸色微变,而后深呼吸一口气,道:“苏公子放心,申某断不会干出背叛之事!”

苏奕摇头道:“被胁迫的时候,往往身不由己,只要人没事,根本谈不上背叛。”

说着,他揉了揉肚子,有些无奈道:“还得麻烦云光侯,出去买一些酒菜回来。”

申九嵩一呆,这是饿肚子了?

只是,局势都严重到这等地步,苏公子却竟还有心思惦念着吃喝的问题?

这……这还

真是临危不乱,定力过人啊……

似乎受到苏奕那从容随意的心态感染,申九嵩也轻松不少,笑道:“公子稍等,申某去去就回。”

苏奕吩咐道:“记得去鲜鼎记买一只烤全羊和一条烤鲳鱼。”

申九嵩痛快答应,匆匆而去。

“苏公子,此人该如何处置?”

陈征一指不远处的陈金龙。

陈金龙吓得早已瘫痪在那,闻言,惶恐大叫:“苏兄,你知道的,我从没有和您为敌的想法,我……”

“不必解释。”

苏奕抬手制止,好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一个倒霉鬼,每次相遇,你的处境似乎都不怎么好。”

想一想,第一次见面时,是在云河郡城丰源斋,陈金龙和其他一些青河剑府弟子上门挑衅,结果被镇压跪地,自抽双颊。

第二次见面,是在饮雪山庄,陈金龙只是个配角而已,却遭受到同门颜玉峰的牵累,吓得六神无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第三次见面,则是在羊枯镇上,直接被俞家之主身边的“闻老”给盯上了。

而这一次见面,这家伙则又遭受到了天勇侯的压迫……

简直是倒霉到家了。

陈金龙呆了呆,忽地有泪流的冲动。

他也感觉自己实在太倒霉了,每次和苏奕见面,都没有什么好事情……

“苏兄,你不怪我就好。”

陈金龙语气哽咽,真的快哭了。

苏奕一把将他从地上扶起,温声道:“行了,你快离开此地吧,最好立刻离开衮州城,以后……最好不要和我相见了,也别说你认识我,否则,我真担心你再碰到倒霉的事情。”

陈金龙苦涩点头。

很快,他匆匆离开,身影落魄。

这看得苏奕一阵唏嘘,倒霉成陈金龙这样,让他都不禁心生一丝同情来。

旋即,他看了看天色,翻手把藤椅取出来,懒洋洋坐在了湖畔一侧。

舒服地放松身体,苏奕轻声道:“武灵侯,趁此闲暇,我来传授你一门神魂秘术,凭此足可以将你识海中那一股灵魂力量彻底炼化,你且听好了。”

陈征心中一震,顿时摒弃杂念,静心聆听。

苏奕当即开口,将一门名叫“混斗炼灵诀”的秘术传授给陈征。

虽只寥寥数百字,却字字珠玑,内蕴诸般玄机。

待陈征一一牢记后,苏奕便从第一句为其阐述其中妙谛。

不自觉间,陈征听得入神,如痴如醉。

直至苏奕讲完,陈征兀自沉浸在一种奇妙的感悟中。

苏奕没有打扰他,静静躺在藤椅中,看着夕阳下湖泊中摇曳生姿的莲花。

犹记得前阵子的时候,还有茶锦相伴左右,洗衣叠被,端茶倒水,晚上还能在房间中在修行之道上深入交流一番。

可这才短短几天而已,随着玉京城苏家力量的出动,一切都变了。

这突来的变化,让苏奕颇为排斥,内心也极为厌憎。

“等这件事解决后,有必要去玉京城走一遭了……”

苏奕心中喃喃,深邃的眸在夕阳如火的光泽映照下,一片淡漠,毫无情绪波动。

“多谢公子授法!”

许久,陈征从感悟中醒来

,坚毅的眉宇间已尽是感激,竟直接要跪地行叩首大礼。

苏奕坐在藤椅没动,右手则微微一托,登时,陈征的身影僵持在那,无法下跪。

“男儿膝下有黄金,于我辈修士而言,也当不跪天地,不敬鬼神,不畏生死,武灵侯并非我苏某人的弟子传人,亦不必这般客气。”

苏奕平淡开口。

陈征深呼吸一口气,抱拳道:“多谢公子教诲。”

这时候,申九嵩已拎着食盒和酒坛走了进来,当看到这一幕时,内心不禁腾起一股说不出的艳羡。

他哪会看不出,陈征已得到了苏奕的点拨和授法?

申九嵩笑着恭贺:“恭喜武灵侯,能得苏公子指点,他日何愁无法真正踏上修行之路?”

陈征眉梢间也尽是喜悦。

这一次,他倒的确是因祸得福,虽然差点被夺舍,可现在,却在苏奕的指点下,有了化祸为福的希望!

夜色降临。

苏奕、申九嵩、陈征便坐在湖畔一侧的桌前,边吃边聊。

头顶星空澄净,月光清旷,湖风吹来,带着阵阵清爽,静谧惬意。

只是,想起天勇侯乐青今日所说之话,申九嵩和陈征内心终究无法真正放松下来。

唯独苏奕像个没事人似的,享受着美味佳肴,不亦快哉。

直至吃饱喝足时,青鳞鹰从天而降,带来一封宁姒婳亲笔所写的密信。

信上内容很简单——

昨天清晨的时候,稷下学宫副宫主“陶铮”、水月学宫副宫主“陌花缺”两人各自率领一众长老人物,前往天元学宫拜访。

如今,就暂住在天元学宫。

名义上,陶铮和陌花缺是为了让三大学宫的弟子之间进行武道切磋,促进交流。

可宁姒婳却一眼看出,无论是陶铮,还是陌花缺,此次的拜访之举,明显是一种威慑!

因为,无论是稷下学宫,还是水月学宫,皆和玉京城苏家关系莫逆!

苏家的子弟,以及依附在苏家麾下的各大势力的子弟,大多都在这两大学宫中修行。

像稷下学宫副宫主陶铮,本身就是陶氏一族的大长老。

而陶氏则是依附在玉京城苏家麾下的‘七大宗族’势力之一!

像陌花缺,也和玉京城苏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以说,他们两大学宫此次前往天元学宫的“拜访”之举,明显是在配合苏家的力量一起行动!

不过,天元学宫毕竟也是大周十大学宫之一。

再加上有宁姒婳这位神秘如妖的宫主坐镇,无论是陶铮,还是陌花缺,皆没有轻举妄动。

但谁能看不出,他们的到来,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威慑?

按照宁姒婳推断,一旦苏奕和苏家的力量发生冲突,陶铮和陌花缺必会有所动作了!

对此,苏奕并不关心,或者说根本不放在心上。

当看到宁姒婳信上所写的,无论是文灵雪,还是茶锦,皆安然无忧之后,苏奕已懒得再关注信上的其他内容。

一些给苏家充当狗腿的角色而已,若敢狂吠伤人,杀了便是,何须在意?

——

ps:第二更送上。

晚上7点前,金鱼争取再搞一个2连更!

头像
News Reporter